本站宗旨:弘扬素食文化,传播环保理念,维护生命健康,提升人类品质!素食社区·注册社区·文章投稿·繁體中文设为首页·收藏本页
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素食一族 >> 布衣百姓 >>
 

  第一次看到餐桌上的肉类而食不下嚥,是国小五年级时的事。记得,那是个夏日的午后,和往常一样,我回到离学校颇近的家中吃午饭,却青天霹雳地听到父亲的左手手掌被绞肉机绞断的消息。当时,我先是望着餐桌上的粉蒸绞肉感到一阵天昏地暗,继而哭着飞奔医院……。

  父亲是个兴趣广泛的商人,除了水电业,他也前后经营了酪农业、鳗鱼养殖、养鸡场。在父亲经营酪农业的时期,我们四个小萝蔔头常在假日清晨跟着父亲抵达牧场,愉快地餵乳牛吃草、耙牛粪、挤牛奶;咕噜咕噜享用现煮的鲜乳,得意地在嘴边留下一圈香浓的乳渣。之后,父亲闢建鳗鱼养殖场,我们一家人也就兴高采烈地般去土地辽阔的新居,从此徜徉于惬意的乡居生活。

  但养殖场不时散发出的腥味让我感到相当不安。为了调製馒鱼的饲料,父亲必须先以绞肉机绞碎一大盆一大盆的鱼尸,再将之与海藻搅和均匀。等到馒鱼被养得肥美了,又要目送牠们被冰块冻昏、装箱、押送坟场──人类的胃肠。

  童年的我为父亲的营生之道感到不安,却并未曾细细思量那不安的源头。直到父亲的左手掌被机器绞断,这才明白,那不安的源头,是「不忍之心」,是对「因果循环」的深信不疑。但我并没有、也没想过要为这一番「明白」做任何改变。

  高二那年,父亲的养殖事业一蹶不振、土地也卖了;我们一家人搬离令人欣羡的别墅住宅,在风雨飘摇的家运中甘苦互持。父亲很快便东山再起,他将酪农场旧址开闢成养鸡场,事业蒸蒸日上。于是,我常常眼睁睁看着成千上万的鸡隻被载往屠宰场。有时,鸡瘟一流行,父母亲与工人们急忙捡拾大批鸡尸、丢入负责载运的货车……。我目送鸡尸离去,摀着嘴,泪一直在眼眶内打转……。

  高叁下学期,认识了几个吃素的灵修人士,在他们鼓励下,开始吃素。当时的社会观念,总将吃素与出家划上等号,家人为我感到忧心与不解;儘管我以行动与言语试图让他们理解「尊重生命」这样的理念,还是没有得到祝福。我初次吃素的歷程尝尽孤独。

本文对您有帮助么?
非素食文章
应删除
返回首页
微信
扫描